差旅客服熱線:028-65557315 028-65557514

閱卷老師竟不知道該打多少分,這篇2016年高考作文到底寫了什么?

差旅千人會

2016年全國卷高考作文題:

高考作文(差旅壹號)

然后,年度首個閱卷老師不知道該打多少分的作文新鮮出爐了。
小編看了也不知道該打多少分,不說了,自己看:

落雪是淚,雪化是歌

【壹】不止女學霸

我叫風,家在北海,高中離銀灘很近。景色宜人,總是太過催情,學校里出雙入對的很多,但我是個特例。

不是因為條件差,反而是因為條件太好。我是學霸,女學霸,就是那種常常拿100分,偶爾拿98分都會自責的女生。年級1000多號人,幾乎沒出過前50名。

在眾多普通又青澀的女生中,我長得雖稱不上驚艷,但也算清新耐看,加上永遠吃不胖的身材,走在學校里也是一道風景。

也常聽說有其他班上的男生打聽關于我的情況,但我都一笑置之。我知道這些男孩子,學習好的長的一般,長的好的學習不行。面對我這種外貌和學習雙高的女生,他們也破題無術,只是打聽罷了。

再加上做軍人的父親和做教師的母親,家教甚嚴,我一直以為那些風花雪月與己無關。過早含苞的情與愛,不過是懵懂青年時的游戲,遲早都會Game Over,永遠不會有盛開的一天。而征戰高考,順利發揮,考進理想中的同樣是在一座海濱城市的北方名校,才是我確定無疑的成長路徑。

然而人生總是有無數不期而遇的拐點。

【貳】櫻木花道

櫻木與我同級不同班,本名凡,但是那張干靜帥氣的臉、天生透紅的精神的短發和一手絕佳的球藝,都像極了動漫里的櫻木花道,毋庸置疑的成為女生心中的校草,女生們毫不掩飾的把他作為圍觀的偶像,并總是在他進球之后竭斯底里、此起彼伏的喊他櫻木。除了帥,聽說他家還很有錢,而且出手大方,打完球常常請隊友去學校食堂嗨一頓。

現代高中腐女太多,長得帥的男生在學校里總免不了被八卦,我也是偶爾聽聞凡與各個年級的美女糾纏不清。

然而這些都與我無關。雖然也經常看男生們打球,但只會為絕佳的進球叫好,而不看誰是投手。更重要的是,這位校草是個學渣,就是常常拿55分,偶爾拿61分都該慶祝,常常徘徊在年級八九百名那種男生。這樣的男生總給人痞里痞氣的印象。

凡與我,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,本就應該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。

高三上學期的一個普普通通的下午,當我穿過沸騰的籃球場,匆匆趕往圖書館上自習時,一顆籃球卯足了勁躍出球場徑直向我飛來,還好只是擦著左肩飛過,然后便見一身濕透的凡撥開圍觀的人群追了出來。看到我時,他愣了愣,然后去撿起了停在樹下草叢的皮球。當他折身回來走到面前時,我還驚魂未定地杵在原地。

“撞到你了吧?”凡不好意思的撓撓頭。

“沒有,差點。”我微微皺了下眉。

“真是對不起,啊,對不起”。

“沒關系,我沒事。”說完,我不顧凡還留在原地,徑直向圖書館走去。

【叁】賭注

過了幾天,我正在圖書館晚自習,一個身影突然咚的一聲坐到我旁邊的位置上,準確的說,咚的一聲來自丟在桌上的書包。

抬頭一看,正是凡。

“嘿,那天真是不好意思,嚇到你了”,他明顯把聲音壓低了,但在安靜到寂靜的圖書館,還是聽的非常清楚。

我都幾乎淡忘了這件事,“真的沒關系,而且也沒撞到我”,我回答。

有那么一剎那,我很疑惑他來做什么。道歉?犯不著。來圖書館自習?不是他這號人物的風格。或者是來跟我套近乎?但我們可是兩個世界的人啊。

“我們一起上自習吧。”他說了一句令我莫名覺得有些冒犯的話,學霸和學渣可能在一起上自習?

“我上我的自習,你上你的自習,‘一起’倆字是多余的”,我有些生氣的說。

他有些尷尬,但是瞬間恢復了作為校草應有的神氣。“怎么,鄧爺爺不是說過,先進帶后進,學霸帶學渣,才能實現共同富裕?”

“呵,你已經富裕了,我還在努力奔小康。和你共同富裕并不是我的理想,只請‘櫻木’同學不要影響到我就行了。還有,建議你還是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自習上了吧,你媽媽該喊你回家吃夜宵了。”我沒好氣的說完低下頭繼續看書,對他這樣不識趣的人,不用太客氣。

他并沒有立即吭聲,我覺得空氣瞬間有點凝固,忍不住抬頭看他,正好碰上他直楞楞的看著我,若有所思。拋開學習和痞氣不說,凡的五官長得確實精致,特別是他的黑色瞳孔,此時竟透著些與其膚淺形象不太相符的深邃的藍色光芒。

“林曉風”,他終于說話了,“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個賭?如果我期末考到年級前300名,下學期咱倆就一起上自習。”

呵呵,我本想笑,但看他認真的樣子,并沒有笑得出來。別說300名,你能進到600名都只有求老天看花眼了。那又何嘗不可呢,說句下臺階的話,讓他快點離開圖書館吧。

“行啊,別說上自習,你要考到年級前300名,我跟你約會都可以。”

“一言為定!”他有些急切地接下我的話,仿佛是要來個一錘定音。

“嗯”,我頭也不抬,眼角的余光瞟到他拎起桌上的書包起聲離開。當我感覺他已走遠時抬起頭來,發現走到圖書館門口的凡也轉身看我。見我抬頭,他臉上綻開笑,左手直直舉起做了個籃球里的防守姿勢,然后轉身快步離開。

那個姿勢,應該是要強調一言為定的“一”吧。

【肆】上帝的骰子

高三下學期,開學已經兩周,南方的春天已蓬勃而至。

最后一學期的沖刺將要決定我的一生,這個意識令我激動與期待。我不會像其他同學一樣有太多焦慮。家庭合睦,父母對我雖然嚴格管教但更關愛有加,從小到大我都是班上的優等生,不像一些男生成績大起大落,我的自信來源于我一向穩定的成績。只要再堅持四個月,我的理想就會實現。

當我以為未來風平浪靜的時候,凡突然在校門口叫住了我。

“林曉風,怎么,這是要回家嗎?”

“是啊,有何貴干?”

“呵呵,還記得我們的賭注嗎?”

我的大腦飛快的搜索他所謂的賭注,“怎么,你,考到前300名了?”我疑惑的問到。

“什么,你竟然沒看考試排名?學校前300名可是張榜公布的呀!”他有些夸張的做出生氣的樣子,但我看出他更多的是洋洋自得。

見我越來越懷疑,他從書包里掏出一張紙遞給我,是成績通知單,上面赫然的寫著年級名次:252。

“還好生性有點二,不然真就變成二百五了。”這個說法把我逗樂了。

見我笑,他趁勢說到:“怎么說,愿賭服輸?明天周天,下午兩點,銀灘見,咱們約會吧。”說完,他大步跑開了,留下錯愕的我。

也太霸道了吧,這算哪門子事,這是怕我抵賴么?

雖然說不清楚他這比二百五還二的名次是通過什么手段得來的,或許是作弊,但以學校的監考之嚴,總不會幾門課都作弊成功吧。就當是上帝開錯了一盅骰子吧,但本姑娘說話算話,可不是什么輸不起的人。

【伍】愿賭服輸

第二天下午兩點,我如約趕到銀灘。

遠遠的看到凡,穿一身藍白相間的運動套裝,在沙灘站立,面朝大海。海浪不大,一次一次嘩嘩的拍打過來,他穿的球鞋已然被海水浸濕了。
直到我走到近前,他才發現我,“呵呵,你來了”,他仿佛是從沉思中回過神來。

“要當學霸,說話算話”,我順口編出一句來應付這個不算問題的問題。

“你這么說,我還真懷念當學渣的日子呢。”

凡與我相視一笑。

盡管兩百多名還算不上學霸,不過他這么快地將自己與學渣劃清界限,我還是覺得未免太自作多情了。

在春日柔和陽光的照射下,潔白、細膩的長灘泛著銀光。我和凡始終保持著半米的距離,在銀沙長灘上來回走著,從一端走到另一端,然后折返,畫著兩條平行線。

凡告訴我,他覺得我和其他女孩子不同,漂亮、聰明、勤奮,又不是那種書呆子型。凡說很早就知道我,但是那天籃球場邊遇見,看到我受驚嚇的樣子,他突然覺得自己有義務保護我。

凡還告訴我,學校里那些關于他的傳言,都是些無聊的女生編造的八卦,其實他哪里有那么多緋聞女友,并信誓旦旦的保證說自己一個女朋友都沒有呢。

我沒有說信與不信,但此時此地,我的內心更愿意選擇相信他。

我們偶爾聊點學校的趣事,更多時間都不說話。我想著臨近的高考,想著多姿多彩的大學生活和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,徜徉于陽光細沙和溫軟的海風,享受這難得的周末。他呢,在不說話的時候常常會陷入思索狀態,像個沉穩的中年人,時而又返老還童般跑去追逐退去的浪花。

帥氣、大方、球藝精湛、帶點幽默與童真,其實也沒有看到他有什么不良品行,那些不好的印象,恐怕也緣于對學渣的偏見吧。

確實,如果凡成績好點,我跟他走在一起,也算是惹人艷羨的一對兒了。

這個下午,這個謎一樣的男孩,關于突然上升的成績,關于他在思索什么,我揣著心底的疑問,就像達成一種默契,始終沒有開口問他。

【陸】更大的賭注

天色轉暗,海風漸漸加大,海浪加大對沙灘的侵占。

“回了吧”,我說。

“好吧,海邊轉涼了,該回了。”他頓了頓,“林曉風,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?”

“看是什么問題了,我可不敢保證一定回答。”

“你高考志愿準備填哪里?” 他問,不繞彎子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我并沒有直接回答。

“我想再和你打一個賭,如果我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學,你就做我的女朋友。從小到現在都是你父母保護你,以后你上大學了就會離開父母,就讓我來保護你吧,一言為定!”顯然是提前編排好的一段話,他一字不停地說完,然后直直的看著我的眼睛,似乎要確認我都聽清楚了。

這次我沒有為他霸道地作出單方面的“決定”而氣惱,這個賭注未免太大,我只是必須要更慎重的思考和回答。

如果說考入前300名是有神助,那么高考可是試金石。凡若要考入我理想中那所大學,起碼得進到年級前100名;要想十拿九穩,至少得穩居年級前50名。從末等生進入前300名,和從前300名進到前100名,難度可大不一樣。須知越是靠近金字塔尖的學霸群體,競爭越是慘烈;在塔尖拼1個名次甚至比在幾百名時拼100個名次還要難太多。

但他要是真能完成呢,我有什么理由不對他刮目相看?

“好,我和你打這個賭。”我把北方那所名校告訴了凡。

這一次,我希望他贏,盡管希望渺茫。

【柒】最后的沖刺

那天以后,我和凡各自投入到十年寒窗的最后沖刺階段。

偶爾,我聽說凡拋棄了他那幫打球的隊友,變成書呆子了。偶爾,也聽說凡在某次摸底考試中考進了前200名。但更多時候,我將自己埋進書堆、題海,讓自己忘卻此外的一切。

當我獲知自己如愿考上心中的北方名校不久,凡的電話也打來了,他興奮的告訴我他考上了,并且立即在QQ上將錄取通知書照片發給我。我欣喜、激動、為他高興。

“我已經買好了開學的機票啦,送你一張,因為這張通知書也有你的功勞,你可不能拒絕。”

我沒有拒絕,因為我惦記著更重要的事情——等到開學,我一定要揭開這個男孩的謎底,他到底是怎樣完成這不可能的逆襲的。

“沒問題,到學校后我就坦白從寬”,凡說。

【捌】失蹤

大學開學如期到來,但是直到報道入學并且已經開課多日,都沒有見到凡的影子,而且他的QQ離線、手機一直關機。這時我才發現,除了他的手機號碼,我甚至沒有他家和他父母的任何一個聯系電話。我試著聯系他的一兩個朋友,但他們從高三最后幾個月起,就沒什么聯系了。我試著發了一兩封郵件給他,但是也都石沉大海。

這個人就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,從我的世界里蒸發了。

你就這樣違背了你的賭約嗎?

我惶惑而敏感地過著每一天,期待著有什么消息,又期待著不要有什么消息。

直到這年十月底,北方已漸入寒冬。

【玖】謎底

一天,我收到一封來自北京的掛號信,信封上手寫著“林曉風”。這個年代了,還有誰用筆寫信?

我迫不急待的要揭開謎底——信紙上的筆跡與信封上并不一致,信是凡親筆寫成,信封是凡的父親所寫。

凡在信中告訴我,他父母經商,家業豐厚。從小學到初中,他其實成績很好,也是學霸。但是中考結束時,凡的父母離異,對他打擊很大,他覺得感情太不可靠,一家人這么多年,說分開就分開,掙再多的錢又有什么用。父母為他單獨存了讀到博士都用不完的學費和生活費,并且承諾以后在哪里工作,就在哪里給他買房。

但他并不領情,這種金錢的恩惠,并不能彌補家庭破裂的創傷。進入高中之后,他開始自暴自棄,放棄學習,雖然上課講的他也聽,但是作業和考試總是敷衍了事。在別人面前他表現得陽光燦爛,但除了他愛好的籃球,對其他事都已心灰意冷。

直到他遇到了我,他覺得忽然找回了生活的目標,忽然理解了家庭的變故和父母的難處。與我立下賭約之后,他全力以赴投入學習,拼命想要掙回來失去的兩年時光。

過程很難,但,他做到了。

在高考成績揭曉前,他就被查出身患急性重病,但他并沒有立刻告訴我。因為賭約還沒有兌現,我還不算是他的女朋友,告訴我這樣的消息有點冒失。同時,他一直抱著希望,這不算是無藥可救的疾病,花點時間總能治好吧,所以他一直對我隱瞞著消息,希望治好之后再給我解釋。

凡說,他也考慮過最壞的情況,萬一治不好了,他希望我忘記賭約,就當他沒有來過,他不能保護我了,就更不希望再影響我在大學的學習和生活。

拿到錄取通知書后不久,他就在父親安排下轉入北京治療。在開學前已轉入重癥監護,他的手機、QQ等所有通訊方式就全斷了。雖然與我大學所在的海濱城市相距不遠,但卻似乎相隔萬里。

然而病情發展很快,經過幾次脊髓配型和手術,治療并不成功。

在一度清醒的日子里,他聽朋友說我試圖找過他,他也一度愧于沒有及時告知我實情。但他不后悔,因為等待著疾病判決的過程,真的太難熬。于是他讓朋友探聽到我的地址,在最后的日子里寫下這封信,告知我有權利知道的一切。待疾病給出最終判決之后,再讓他父親將信寄給我。

也就是說,此刻,他已然離去。凡的父親遵其心愿,將他帶回銀灘,撒向大海。

謎底已然揭開,我拼盡所有自尊建立起來的堤壩瞬間崩塌,眼淚奪眶而出。

窗外,北國冬天的第一場雪悄然落下。

落雪是淚,雪化是歌。

【拾】句號

凡當初信上交待,在我要去哪(517Na)旗下517Na旅行網(www.517na.com)上購買的機票,是嚴格按照航空公司退票客規執行的,他那張沒有使用過的機票,可以提交因病全退。我將退回的票款和凡的父親為他準備而剩余的冶療費,按照凡的愿望捐給了一所鄉村小學。

幾年過去,我已畢業留在北方這座繁華美麗的海濱城市,投身職場,進入人人羨慕的知名企業。

每當北國落下第一場雪之后,我都會用我要去哪(517Na,股票代碼:834132)公司的差旅壹號APP(tmc.517na.com),訂一張飛回北海的機票,回到銀灘,再吹南國溫暖的海風。

我會面朝大海,告訴他,你欠我的賭注,來生記得歸還。(完)

下載差旅壹號APP
聯系我們:028-65557315028-65557514
排列三最近500期综合走势图